艺术季新闻 NEWS UPDATE
【ART SANYA系列之二】艺术造城中的企业动力
发布日期:2013年12月20日 作者:王林娇 来源:雅昌艺术网 点击:1622

导语:GDP之争给中国城市带来的后果就是随处可见的“千城一面”,鳞次栉比的高层建筑构成CBD、还有层层叠加的高架桥……与之相应的,是城市艺术精神的同质性。虽然全球化与现代性的浪潮似乎难以避免,然而与工业化的标准流程不同,探寻差异与个性仍然是艺术应有的题中之义,用危言耸听的说法,艺术或许是人类将自己从工业化陷阱中拯救出来的救命稻草。三亚作为一个国际旅游城市,但是在艺术方面的缺失,让这个城市缺少了人文气息。通过艺术造城,以快速给三亚建造艺术的积淀,在这过程中,政府、企业、艺术家如何得以发挥,成为了继艺术本体之外的讨论。

三亚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孙苏女士在展览现场


       在三亚艺术造城之前,中国和世界并不缺少艺术造城的成功范例,如威尼斯和迈阿密,以及国内的成都和新疆等地,近些年都大有艺术造城的意味。本届三亚艺术季艺术总监张子康也曾经成功的策划过新疆首届当代艺术双年展,“双年展给新疆梦想”,这是张子康在谈及为什么在新疆办双年展时说的一句话,近些年关注城市规划的张子康,在谈到三亚举办艺术季的时候曾经说过,做有“高度”的展览。事实证明,本届三亚艺术季的确在艺术本体上,甚至可以超越内陆北京和上海的双年展,但是当我们在讨论这样一种艺术造城的现象时,却不能忽视一个现象,三亚作为一个特例,那就是这是一场由企业发起的艺术造城运动,如果一味的靠企业资金的注入,势必会有很多的限制。

政府“力量”与华宇“资本”

 “威尼斯双年展很有吸引力,很有魅力,因为它已经形成了一个持久的制度和体制,所有的变化、改进都是在体制下不断的去完善和调整,有一个制度保障之后就能够让你看到一个基本的框架和未来,而你看我们国家的城市双年展很有可能今天还很好,明天就有问题了。”吕澎在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时说到。作为一个有成熟制度规章的城市,甚至通过威尼斯双年展能过带动整个城市的经济收入,并且能提供大量的展览相关的工作,对于刚刚举办两次艺术季的三亚而言,远没有达到这样的效果,甚至是完全依靠企业出资运营。

  记者在三亚艺术季新锐展展厅志愿者处了解到,和威尼斯双年展志愿者一小时高达25欧的费用相比较,三亚艺术季的志愿者一天所得到的报酬只是零头,并且也是华宇集团全部出资。同样,作为政府而言,三亚市政府在第二届艺术季时,拿出了一部分进行资助和奖励,而华宇集团操作整个展览的成本和费用已经高达上千万元。可以说,在三亚艺术季中,这场由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的活动,在政府的政策支持下,运营成本几乎是全部靠企业在支撑。

    “第一届三亚艺术季中所遇到的问题和困难其实比今年严重,首先是华宇集团是第一次来做艺术季项目,也是在摸索中过河,这第一次中包括了很多的问题,因为是要牵涉到以后的基调”,赵华山对记者说。同时记者也了解到,第一次三亚艺术季是华宇集团全部出资,其中包括展览场地、布展费用等所谓的开销。第一次在三亚举办这样大型的展览,三亚市政府并没有像第二届那样,会有组委会等相关组织。赵华山说第一届艺术季的总参观量达到了18万人次,也正是在这样的结果之后,三亚市政府在第二届开始之前,组织相关人员到威尼斯双年展进行实地考察,之后才确立了第二届三亚艺术季相关事宜,其中就包括首次出资进行扶持和奖励。

       而华宇集团在第一届三亚艺术季中所得到的的经济回报有哪些?雅昌艺术网记者了解到,与往年的客流量相比,由于艺术季活动在华宇酒店落地,人流出现了增长,在艺术季开幕的三天时间里,酒店的房间预订早就已经满额了,这是第一届三亚艺术季之后,带给华宇度假酒店最明显的变化,除此之外,似乎并没有出现因为三亚艺术季而带来的经济收入。当谈到这一问题时,三亚市文化广电体育局局长董永泉对雅昌艺术网记者说:“当下三亚的艺术产业还处在起步阶段,也许要经过几年的努力才能达到一些经济上的效益,这种效应除了展览服务本身会给当地人带来巨大的利益之外,还将会包括酒店、交通、餐饮等与旅游相关的产业链,这样的一个成功的展览活动模式是能够让双年展良性运营下去的最为关键的因素。”

    董永泉所说的成功模式正是建立在威尼斯的基础之上,但是和威尼斯的情况不同的是,三亚艺术季现在的商业运营模式,则是建立在以单一企业为主的形式,在艺术造城的初期,这种模式应该是被看着最为稳固的形式,因为企业也是出于建立自身品牌的目的,但是对于日后不断的发展,什么样的模式才能持久呢?


华宇集团董事长赵华山(左一)与艺术家邵译农(左三)在展览现场


艺术造城中的企业动力

 “我们应该学的是威尼斯双年展的一个系统,我觉得只要把一个好的系统建立以后,所有的商业模式都有了,无论是艺术的赞助还是艺术本身的价值,商业是附属于一个好的学术价值或者学术品牌之下。威尼斯的商业价值很简单,在威尼斯双年展的时候,酒店很贵,吃的很贵,所有人花很多钱去租它们的平行展场地,全世界大的公司都想赞助它,连水上巴士都要贵一倍,咖啡也要贵一倍。这个商业模式代表的是你有一个很好的平台,那所有的东西都能嫁接,全世界从事艺术的人都想来。一个很高的平台就能得到它所想要的商业价值。所以这个系统是很重要的,这是中国最缺乏的。”南京四方美术馆馆长朱彤曾经对记者说到。

       张子康也持有同样的观点,“三亚艺术季”定位于国际性的学术展,是希望放大它的学术性和学术平台的价值。对三亚来说,作为一个有抱负的城市,仅有观光、建筑和商场还远远不够,还必须打造艺术和学术的平台,所以我们要形成一种以学术展为核心重塑城市的机制,这样才能建立三亚的高度”。而在平台的建立之后,对于企业的要求就会很高,某种程度上讲,是对于企业的操盘者的素质要求很高。“企业是我们这个社会财富的创造力,企业家是这个财富的拥有者和支配者,企业文化的建设在某种意义上取决于这个企业的当家人,这个企业家自己的文化理想和文化抱负。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文化的发展毫无疑问离不开经济基础,如果没有这个财富的支撑,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时代的意义是得不到传播和发展的”,著名文化学者王鲁湘如此说到。

       尤其是在当下艺术品市场风头大起的形式下,几乎每个超级藏家都是企业的拥有者,赵华山就是其中典型的一位企业家,但是反观当下,单一企业出资来做艺术相关事业的并不多见。王鲁湘进一步分析到,当中国开始大量的制作企业家的时候,我们可以预言以后世界的财富榜的排名中很有可能有影响力的一半是中国人所占据,那个时候,如果企业家不能把自己的财富中相当的一部分转移支持到文化建设中,这就应该是民族和个人家族的悲哀,因为世界上唯一能保留的东西就是文化,并且是长久的持续。


ARTSANYA 艺术总监张子康(中间)与玖盒图文化传媒公司总经理赵屹松(右一)在展览现场

  在三亚,这种前期是建立在以单一企业品牌建设的基础上,两次三亚艺术季之后,我们暂时并没有在这种看到企业和政府的大效益,但是三亚已经出现了这种艺术季营销的热度,华宇集团在整个三亚中的发展动力,几乎可以用全城热恋来形容。开幕前日的航班几乎是组团而来的艺术团,包括艺术家和媒体等,记者也在三亚街头进行了采访,以其中一位出租车司机的一天工作量为例,一天之内仅在华宇酒店和机场等地往返了五次,以每趟200元来计算,这一天的金额就达到了1000元,的士司机坦诚,就是在旅游旺季时,也难以达到这样的密集度。

企业的“艺术高度”

  也是伴随着三亚艺术季的热度,另外一个大型艺术博览会也即将在三亚拉开帷幕,就是北京保利拍卖与三亚半山半岛共同举办的博览会以及拍卖会,这也是在三亚本土首次举办综合类的博览会,同时也是北京保利首次在内陆其他地域的拍卖。在三亚艺术季北京发布会现场,赵旭表示,三亚的这股艺术热流,应该是持续下去,保利也会通过这样的探索,来发掘更多的资源。以北京保利拍卖的体量,在加上三亚冬季密集的藏家资源,势必将会是继三亚艺术季之后的另一个高潮。

       第二届三亚艺术季中,除了三亚市政府的资金扶持外,华宇集团的出资达到了两千万,而在首届半岛艺术节中,赵旭曾公开说到,半山半岛集团出资六千万。另外,在展览的选择上,首届三亚艺术季是以“天涯海角”为主题,以及张大千纪念展,其中张大千作品均是赵华山个人的收藏,且多为各大拍卖行中的夜场拍品,第二届三亚艺术季中,更是有来自国内外两地艺术家的精彩作品,总价值超亿元。北京保利也将会带去总价值超过20亿元。也正如王鲁湘所说,企业的领导者决定了这场艺术展览的水平,这样的资金投入,再加上展览在学术水平上的高度,就构成了三亚艺术氛围的高度。

       反观国内近二十年来陆续出现的双年展、三年展虽然都还在持续举办,却很难形成一种有效的运营模式,每届双年展的主办方与策展人都在为资金而苦恼,这暴露出的更深层次的问题其实是运营体制问题,三亚艺术季的模式能否成为突破瓶颈的范例,也是各界在关注的问题,或许企业的高度决定了这样一种运营模式的成功与否,毕竟能够让企业领导者出资上千万的资金,在当下的社会中是一个比较困难的事情,解决艺术的高度问题时,企业的“高度”资金配合就是首要需要解决的问题了。

  在亚龙湾富人区举办艺术活动,赚富人的钱,也成为媒体大众对于三亚艺术季的评判,这也和三亚当时确立国际旅游岛时政府的举措不谋而合。诚然,也有大众在议论华宇集团耗费巨资做艺术季,其实是营销商业地产的一种手段,但是谁又能否认,威尼斯等地也是这样的一种模式,只是不同的是,政府和企业谁发起了这场运动。而赵华山本人对于这样的一种说辞,也显得不以为然,作为三亚大型艺术活动的引导者,他曾经对记者说,相比较商业运作和艺术收藏,在两者之间找到了无限合作的可能性是最能乐在其中的,经商无非就是买进卖出,而艺术品收藏和推动不仅仅是一张作品那么简单,经营艺术的过程中可以享受更多的乐趣,这也是三亚艺术季为什么能够在没有艺术基础的三亚得以举办的原因。

  结语:第二届三亚艺术季刚刚开幕,就已经吸引了北京上海等地的画廊主和拍卖行的关注,同时,赵华山也在这样的过程中,确立了自己下一步的规划,就是在三亚建立永久性的美术馆,三亚市政府也确定把艺术季做成常态的艺术活动,目前的三亚,应该是在政府和企业合作中,建立了一种相对比较稳固的合作,在这样的合作中,华宇集团所发挥出来的动力是不可估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