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季新闻 NEWS UPDATE
【华宇青年奖观察系列之二】“逆市场”的评选体制
发布日期:2014年01月02日 作者:何妍婷 来源: 雅昌艺术网 点击:1690

导言:在2013年即将过去的时刻,三亚艺术季迎来了开幕后的新高潮,备受关注的“三亚艺术季·华宇青年奖”获奖名单新鲜出炉。作为“三亚艺术季”新增的项目,“华宇青年奖”的设立为“三亚艺术季”注入新鲜活力。在此次评选中,行为影像作品作为在艺术市场中的边缘角色,得到了评委的一致青睐。而这样的结果,也带来了一番思考。艺术市场的“弱者”,在学术上的“逆转”原因何在?“华宇青年奖”辐射出怎样的影响力?作为一个计划长期设置的奖项,“华宇青年奖”该如何保持其高度及持续性?


新锐奖嘉宾及艺术家合影

行为影像,独领风骚

       2013年12月30日晚,由雅昌艺术网和华宇集团合作的“三亚艺术季·华宇青年奖”颁奖典礼在三亚亚龙湾华宇皇冠假日酒店隆重举行。“三亚艺术季·华宇青年奖”经过激烈的评选后,两位大奖获得者终于出炉,获得“三亚艺术季·华宇青年奖”评审团特别大奖的为无关小组,他们获得20万元的奖励;获得“三亚艺术季·华宇青年奖”评审团大奖的是李燎,他将获得10万元的奖励。

       在此次入围的十位艺术家中,参展作品的形式多样,包括绘画、装置、影像等,其中四位艺术家的作品为行为影像作品,几乎占据半壁江山。这次两大奖项均花落以行为艺术为创作主体的艺术家手中,在作为终评评委之一的费大为看来,两位艺术家夺奖,有着完全充分的理由,“他们的作品和行为证明了,在这个物质至上、市场至上的消费时代,仍然有一些勇敢的年轻人去尝试‘投资-消费’逻辑之外的精神世界的表达,不管语言是否成熟,是否精致,都是难能可贵的尝试,值得鼓励。他们的创作并不急于追求市场和体制化的认可,而是继续了批判的、独立的精神以及对社会问题的参与精神。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头。”

       对于这样的结果,不仅让人联想到“行为”艺术是否将成为未来艺术的新走向?华宇青年奖评审委员会主席栗宪庭在接受雅昌艺术网专访时说道,这次十位艺术家的作品,可以看到当下年轻艺术的创作媒介正在发生变化,“新锐,首先感觉到新时代及新的媒介在发生变化。新锐是对文化、社会的超越,对人的一种爱与关怀,对社会独立以及自由的批评精神,在语言上永远的创新精神,并且这些新锐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艺术的发展,影响及引导社会审美趣味的变化。这些艺术家的作品中,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他们都对社会有很强的介入感,比如李燎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的角度介入,深入到富士康的工厂中,作为一名普通的工人来完成作品。”

       在Art Sanya:2013国际当代艺术展 艺术总监张子康看来,这此两大奖项评选结果只是一个现象:一方面,影像作品入选的作品较多;另一方面,创作装置作品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对年轻艺术而言是不小的负担,即使有很好的想法,但受到现实的限制。相对而言,在电脑普及的时代,影像与年青人的关系更近。此外,他认为,这几年,随着时代的发展,在新艺术创作中,影像发展较快。这两位艺术家得奖,与这也有关系。

“逆市场”的评选体制

       在当下把目光聚焦于艺术市场的圈内人士,此次评选结果带来一番深思——行为影像作为艺术市场的“弱者”,在此次评选中颇受青睐。“学术精神”作为此次评选的宗旨,为保证公正性与学术性,初评由著名艺术家、策展人、评论家、资深业内人士等组成26人推荐委员会,提名26位优秀青年艺术家;再由著名策展人、评论家栗宪庭、王璜生、高士明、彭锋、费大为五位老师组成独立、客观、公正的终审委员会,栗宪庭任评委会主席,遴选出十名入围新锐艺术家,最后从十位入围艺术家中评选出两位的大奖获得者。

        对于评选机制的设置,张子康表示,艺术家性格越强的作品,在专家层面越窄,当如果许多专家参与评选工作的时候,学术性有可能下降。“每年通过这一学术性的奖项,更公正地推出既有创造力,有新的思考、新的想法的艺术家。如果推出商业层面的东西,艺术家未来的发展会很有问题,学术层面的建构需要很好的学术思想,但与市场没什么关系。收藏也是建立在学术层面的收藏,比如,影像收藏刚开始,这个时期,实验性的创作才能推动整个艺术的发展。评选这样的奖项只有建立在学术层面,才有长久性。每年推动这一的奖项,如果每年都具有学术高度,将对学术圈、年轻艺术家产生侧重学术的思考。”张子康说道。

       在费大为看来,近年来有不少对年轻人的评奖活动和展览活动,多数和基金投资有关。“三亚艺术季·华宇青年奖”评奖没有投资的目的,在评审过程中也没有见到对评审施加影响,这是值得肯定的。

       青年艺术奖项是鼓励艺术青年、推动创造力的奖项,相较国内诸多奖项评选,华宇青年奖在学术上比较严谨。就全国而言,海南地区的艺术家不算活跃,他们更需要年轻艺术家来推动这一地区当代艺术的发展,而严谨性及学术性,可以提升该地区的艺术发展。

       来自海南的当代艺术家翁奋表示,新锐奖由谁来主办并不重要,但颁给怎样的艺术家很重要,并且推荐怎样的艺术家参与奖项的评选也非常重要。在新锐艺术家的评选上,应该是态度的选择,“艺术家是否有独立精神和思考,作品是否与社会、时代和他人发生关系。如果缺乏这些因素,仅有集团资本的推动,是完全没意义的。而这次评选具有独立的精神,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这次新锐展是否会成为未来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一种模式?在栗宪庭看来,不仅此次“三亚艺术季·华宇青年奖”的展览,乃至整个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都在塑造中国未来艺术的模式。“自五四以后,中国当代艺术一直处于受限制的环境中成长,从70年代末,中国当代艺术随着社会的进步而发展起来,因为中国缺乏博物馆的体制,艺术一直处于缺乏与社会接触的状态。随着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对艺术的赞助,对青年艺术家的关注,一定会产生影响。在最后,栗宪庭感慨道,未来的艺术一定不是过去的艺术,“三亚艺术季·华宇青年奖”的设置一定会对未来的审美趣味带来变化。

投资未来,放大当下

       作为此次评委,费大为对于评选工作有着切身体会,他谈及,如果“三亚艺术季华宇青年奖”在业内持续地发挥作用,首先对评选结构的设置上,应考虑到评选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如何保证让评选得出最高的质量。在选定推荐人和初选的阶段要做更加深入的调查和沟通工作,也许可以使初选的结果更有质量。

       华宇集团董事长赵华山表示,艺术需要新的表达,学术性与实践性,探索新的艺术语言、艺术形式、艺术思想、有深度、有高度的作品。三亚是年轻的城市,新锐艺术家也是年轻的群体,有着共存共生的空间,可以形成新的作用与新的力量。青年艺术家,在三亚的创作及展览,可以形成新的艺术史。同时他表示,这次展览对于他而言更多是观察,“寻找好的艺术家成为最重要的事情”,三亚艺术季成为寻找好的艺术家的平台,通过华宇来推动艺术家的发展。“华宇青年奖”将作为常设的奖项,计划明年联合艺术机构及评论家、策展人等,初评时选出50位左右的艺术家。

       在张子康看来,艺术与商业是分不开的,但在推动中是要分离的。此次展览在商业区中展示,但是相对独立的,能带给观众很多思考。这一社会化的资源,实际对商业带来未来的思考,两者是线性的放大关系。如果文化企业想要长远发展,建立真正的价值体系的发展,必须通过文化这一有生命力来放大。

    除了这两大奖项,同时还评出专注于海南当代艺术的发展的“海岛新锐奖”,由黄学斌夺得。翁奋谈到,“三亚艺术季·华宇青年奖”的重要之处在于,鼓励年轻人在独立自我的状态下进行创作的精神及态度。同时,这次评比中关注海南本土的艺术创作,在推动本土艺术家的创作和发展,促使他们与国内甚至全球的艺术领域同步。三亚地处中国的边缘地区的同时,亦位于泛太平洋的版图的中心位置,在三亚举办如此高规格的展览,将产生地区性的影响,成为辐射泛太平洋地区乃至亚洲地区的平台。在他看来,三亚以学术的标准建立这一平台的方式,在未来是非常有意义的,“如果缺失了在学术上的高度及国际化的特征,那么这次展览仅仅是地区性的活动,不具备国际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的缺失,也将影响这个地区旅游及其他行业的发展。所以,三亚艺术季更重要在其学术高度及国际特征。如果这两点缺失的话,在整个地缘文化的状态下的发展是有限的。”